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日记 > 心情随笔 > 文章正文

随记

时间: 2018-05-18 | 作者:卡布奇诺的味道 | 来源: 半月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“如果可以不为人,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不做人,那就狐狸吧,说不定我能变成狐狸精魅惑众生…”

  “这岂是你能开玩笑的”

  眼前一黑,我沉沉睡去。

  天上还在飘着大雪,我在路边被冻得瑟瑟发抖已经僵硬动弹不得,腿上的伤一阵阵的疼。脑子里还在回放着孟婆说的话:“去寻找你所追寻的往生吧”。我走过奈何桥,却没有喝下孟婆汤。孟婆隐约道“既是她所求的,便随她去罢”。

  这是哪儿?为什么如此的冷,难道我已入黄泉?

  在我快要昏迷时,耳边突然响起人说话的声音“咦,这里有个东西,好像是活的哟。这么大的雪都没什么收获,没想到快到家时倒捡着了一个,哈哈。”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麻木的身子开始一点一点复苏。

  好温暖啊,身子暖和了腿上的痛感就更加明显。我这是重生了吗?这是哪儿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我费劲睁开眼睛,想爬起身来。腿上传来一阵剧痛,我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这感觉不对呀,我伸出手一看,在眼前的并不是那双陪伴我多年的手,而是一团短短的毛茸茸的,好像是爪子!

 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我就突然瞬间腾空了,一只手揪着我颈上的皮将我提了起来。“是只漂亮的小狐狸呢,还挺讨喜。来吃点东西吧。”说罢,将我放在了桌上。我瞪眼望去,原来是个老人家,墙上还挂着猎枪,是个老猎人罢。早已饿的不行的我哆哆嗦嗦地伸长了脖子去够我面前的碗,老猎人一笑,将碗推到我面前。“小家伙还挺通人性,”我这也没有别人来,也不杀你了就一起做个伴吧”老猎人摸摸我的头。

  小小的木屋多了一张摇晃的小床,老猎人自己开工用山里的木头做的,年轻时的本事还在。“以后这就是你的床啦”我张嘴想要说话,却发出了“吱吱”的声音。你现在是只狐狸,我默默告诉自己。老猎人笑咪了眼,摸摸我的头。

  我的小床靠着他的大床,吃饱喝足我躺小床上看着老猎人的身影,心想做只狐狸也挺好的。

  老猎人老了,打猎收获的猎物越来越少。他叹息着摇摇头,反复的擦拭着手里的猎枪,深情得像言情小说里的男主。他把猎枪给挂在了小屋最显眼的位置上,摇摇头扛起门边的锄头,沉默着开垦着小屋旁边的土地。

  我晃晃脑袋,滋溜的从桌上跳下来,我越来越习惯做一只狐狸了,常常都想不起自己曾经是个人类。山里有五彩缤纷的花朵,我一路小跑着奔过去。叼来一朵,拱拱老猎人。他一手抱起我,眼睛弯的像初一的新月。

  下一个春天来的时候,我已经能嗅到满院的花香。老猎人笑咪咪的搭起花房,我在花堆里欢快的打着滚。

  老猎人的肩膀是我的宝座,全世界都铺满金黄时,我就趴在他的肩上靠在小屋门边静静地看夕阳。夏天的森林里总有小虫在细细的唱歌,月光一不小心就撒满了小屋。

  我们一人一狐就这样在小屋里相互陪伴,时光悄然流过,迎来了一个个春夏又送走了一个个秋冬。

  花园里的花开得越来越多,山脚村子里的小孩常常来玩耍。老猎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多,头发却越发花白,步履也开始蹒跚起来。我不喜欢那些捣蛋的小孩,可老猎人似乎挺开心。

  终于有一天,老猎人没有早起为我准备食物。我跳上他的大床声嘶力竭地叫喊,他微微睁开眼,抬起手轻轻摸了一下我的头。山脚下的小孩叫来了他们的父母,小小的屋子第一次挤满了人。

  花园里的花真美啊,那个蹒跚的身影却是再也不会出现了。我常常半夜惊醒,望望旁边的大床,空落落的一如我的心。后来啊,我开始越来越多的睡觉,有时甚至倒在花丛里就睡了过去。梦里,我常常能再跳上老猎人的肩膀,陪他再看看夕阳。我知道,他一直都在,在那地方等我。

  小孩子们仍然会到小屋来玩耍,他们说,小狐狸不懂得悲伤,老爷爷走了它仍然还是去花丛里玩耍。我总会呆在花丛自言自语,日夜守候着这小小院子。

  小屋渐渐挂上了蛛网,覆上了尘埃,院子里的花少了人的打理开得恣意。我躺在花丛中,终于再也没有力气回屋。这下我要彻底离开了罢,我恍惚的闭上眼。

  小屋好像又升起了炊烟,好久没有再亮起过的灯盏闪烁着。我跳过那一扇为我留的小窗,再次扑进那温暖的怀抱。我知道,他一直等在那地方。

  失去的终会回到身旁,孩子啊别怕时光漫长。

  歌里

  唱得真好?

  我在死过的身体里重生,在天涯处写一段美好的传说,给这个现实的世界?

  我是杨小忆,我爱文字

文章标题: 随记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yjpeixun.com/article-37-81986-0.html
文章标签:随记

[随记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