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买票

时间: 2019-03-03 | 作者:9天 | 来源: 半月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人来人往的车站,加上嘈杂的喧哗声,让艳芳觉得有点头晕。为了能买到回家的车票,艳芳凌晨四点就出门了。前几次早晨六点多来排队的时候,窗口早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,排了两次,好不容易到了窗口,只听见售票员一句冷冰冰的回答:到昆明的车票已售完。艳芳不能抱怨啥,除了怪自己还是出门晚了。她知道现在人们都喜欢在网上买票了,本以为排队的人会少一些。可谁知道排队买票的人还是这么多。要是她也会在网上买票就好了,可自己连怎么在网上买东西都不知道,更别说买车票了。和自己一块儿打工的那几个小姐妹儿手机倒是玩得很溜儿,常常在网上买东西,有一次艳芳也没忍住诱惑,让她们帮她在网上买了件衣服,看着图片挺好,价格也合适。但谁知道买回来发现颜色款式根本就不一样,大小也不合适。帮她买的工友说帮她向店主换,还说要投诉才能解决。艳芳一听,连买件衣服想换一下都得要投诉,她哪里知道此“投诉”非比“投诉”,在艳芳心里,这就离打官司不远了。拒绝了工友的好意,买的衣服也就那么放着了。后来觉得可惜,但是自己又穿不了,变送给了一个同寝室的工友。艳芳是个敞亮的人,虽然平时自己非常节省,但是对于工友有困难的时候,艳芳却比她们他任何一个人都要慷慨。她的淳朴让宿舍里的每个小姐妹儿都为她感到可怜。北方冬天的早晨,夹杂着西北风的萧涩,让艳芳心中平添了几分忧虑觉得这天气也更冷了。艳芳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。准确的说是自打她离家出来打工后就没回去过。在她没出来之前,听了出来打工同乡的描述,觉得外面的世界简直就是天堂,毕竟那会儿艳芳才是刚满十八岁的大姑娘。也就是在她成人的那一年,艳芳选择了离家,开始自己打工的生涯。一晃三年便过去了,这三年里她看到了当年同乡眼中的灯红酒绿,却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;她也看到在这座城市生存的艰难困苦,不仅发生在她周围的人身上,也发生在她的身上。她也才知道,原来这就是这座大城市里生活真实的面貌。等她到车站售票窗口的时候,还是排起了长龙,不过还好,队伍没有前两次那么长了。艳芳有预感,今天肯定能买到票,也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这么说。也是,除了这样,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。还差三个人就到艳芳了,艳芳心里变得有点紧张,也许是前两次的排队给她造成了阴影,也许是因为她太想买到回家的票了。您好,我要买从北京到昆明的火车票,只要是过年前的,哪天都行。北京到昆明的票,开售的日期目前都卖完了,明天再来买吧您好,麻烦您帮我再查查吧,我都已经连续排了三天了。排了三天算啥,还有人排一个月也没买着的呢。回去吧,明天再来排队。可是我着急回家,我妈妈病了,等着我回去照顾呢谁不着急啊?但那也得排队买,没票了我也没办法给你变一张出来,走吧走吧,别耽误后边的买票艳芳还想说的话,哽在了喉头。在她转身离开售票窗口的瞬间,脸上的眼泪也掉了下来。她觉得很难过也很无助,自己只是想回家照顾自己病重的母亲,可怎么就这么难呢?虽然空旷的车站广场更冷,艳芳还是找了个台阶坐了下来。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干嘛,不知道去哪儿才能买到一张回家的车票。大妹子,买票回家呢?上哪儿的?要是以前,艳芳看见这样的人扭头就躲开了。但今天,她没有。艳芳抬头看了一眼问她话的人,穿的挺普通的,背个腰包,戴个军绿色的棉帽,双手藏进对口的衣袖里,用看似很真诚却急迫的眼神看着艳芳嗯,我想买回家的票。你家哪儿的?我这儿到哪儿的票都有。昆明。有票吗?当然有啊,卧铺、坐票、站票都有。艳芳以前只知道票贩子干的是非法的生意,只知道倒卖车票是非法的。但这一次,她觉得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了。大哥,给我来一张卧铺票,要这两天的。因为艳芳来的时候,买的是坐票,四十多个小时难熬的车程让她难忘。好的,不过我这儿的票要比正常的贵两百块钱儿,这可是我排了一个多月才好不容易买到的。行,多两百就多两百。艳芳咬咬牙,答应了。票贩子见艳芳这么爽快,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笑容。行,那我带你去个别的地方,在这拿给你票不安全。艳芳知道他们做的是违法的事,点点头,答应了。一手交钱一手交票,很快艳芳就拿到了回家的车票。本以为拿到回家的票,心里会很开心。其实并没有,艳芳的心里反而更沉重。因为她担心家里病重的母亲。艳芳打包好了回家的行李,走的时候回头看了好几眼自己住的宿舍。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看到它们。除了行李,当然还有一大个行李箱,是给家里人买的礼物,啥都有,只要是她觉得好的。好不容易过了安检,等准备进去检票的时候,检票员接过她的票,没有像别人那样查一下就过去了。而是反复看了好几次,艳芳的心里紧张了起来。你好,你的车票是假的,麻烦你重新买一下车票。听到这句话,艳芳的脑子“嗡”的一下就炸了。她不知道是自己离开的检票口还是被后面的人给推出来的。艳芳拖着行李来到了车站广场,看见一个没了手脚的乞丐在艰难的向前爬着同时向来往的行人乞讨,艳芳从兜里掏出了十块钱儿,放进了他身前的碗里,说了一句,他为什么要骗我,我只是想回家。没走出几步,突然被一个人扯住了一角。是一个戴着聋哑证的小孩,用动作表示自己的残疾,并向艳芳乞讨。艳芳看了一眼,便往前走去了,嘴里还是重复着那句话。他为什么要骗我,我只是想回家。

文章标题: 买票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yjpeixun.com/article-95-210476-0.html
文章标签:买票

[买票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