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崔莺莺并不爱张生:这才是女人最狠的报复

时间: 2019-09-07 | 作者:洞见Neo | 来源: 半月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成年人的所有结局,都是一种自我选择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待月西厢下,迎风户半开。

  隔墙花影动,疑是玉人来。

  一曲《西厢记》,传唱千古。

  就连塑造了木石前盟的曹雪芹,也不止一次在《红楼梦》中赞道:

  ldquo;曲词警人,余香满口。”

  《西厢记》脱胎于唐朝大诗人元稹自撰的《莺莺传》。

  张生的原型就是元稹,崔莺莺的原型则是元稹的远房表妹崔双文。

  无论是《莺莺传》,还是《西厢记》,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段香艳浪漫的传奇。

  但背后的真相和我们看到的大相径庭:

  元稹从来不是那位温柔专情的张生,崔双文也不是为了张生爱得死去活来的崔莺莺。

  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:“我敢给就敢心碎。”

  我们无法保证每一段感情,都能走到最后。

  你可以有奋不顾身的勇气,也要有抽刀断水的底气。

  01

  人生如果错了方向,停下来就是进步。

  也许你不知道元稹这个名字,但是你一定听过这首诗:

  ldquo;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

  年少时一直坚信能写出这般美妙诗句的诗人,一定是一个深情的男子。

  直到看到元稹和崔双文的故事,才明白自己的“太傻太天真”。

  元崔二人的邂逅,与其说是一场不期而遇,不如说是一次刻意为之。

  当时只是一个穷书生的元稹,寄居在蒲州的舅舅家。

  崔双文的母亲虽然和元稹的母亲是同族,但是家境悬殊,鲜有交集。

  恰逢那时宦官专权,放纵军队抢劫,崔双文的父亲又刚刚过世,需要找关系寻求庇护。

  元稹刚好钻了这个空子,借着和当地军队将领相识的机会,走进了崔家。

  这便是《西厢记》的开端。

  穷书生和白富美的相遇,在戏曲小说中,可能是一个极其浪漫的开场。

  但是对于一心想要“攀高枝”的元稹来说,这只是一个人生进阶的大好良机。

  23岁的元稹虽然一文不名,但是文采出众,为表相思之情竟然绝食一周。

  崔双文才貌双全,又兼感恩之情,被元稹一番死缠烂打之后,也渐渐芳心暗许,最后私定了终生。

  就在两人浓情蜜意,山盟海誓之时,元稹要赴京赶考了。

  有人说:“当一个男人决定奔向前程的时候,这个女人的爱情往往会走到尽头。”

  元稹确实才华出众,很快便被京兆尹韦夏卿看中,将自己的女儿韦丛许配给他。

  发现有更高的台阶摆在面前,元稹毫不犹豫地将崔双文抛诸于脑后,甚至大言不惭地说:

  ldquo;我自顾悠悠而若云,又安能保君皑皑之如雪。”

  自己不要脸就算了,竟然污蔑崔双文不忠。

  这句话莫说放在封建专制的古代,就算是现在,也是对女生极大的伤害。

  但是被分手后,崔双文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自怨自艾,而是给元稹回了一句话:

  渣男!再见!

  易中天有一句名言:“人生如果错了方向,停下来就是进步。”

  这世间除了生离死别,所有的分离归根到底就是不够喜欢。

  对于女人来说,不被爱才是最大的第三者。

  及时止损,不仅是一种勇气,更是一种智慧。

  只有敢于放弃,才不至于把将来也赔进去。

  02

  所有的不舍得,到头来只会得到更大的牺牲。

  金榜题名,娶了高门大户的千金,你以为元稹应该会消停了吧。

  如果你有这个想法,说明我们还是太善良了。

  妻子韦丛虽然温柔贤惠,持家有道,但是元稹始终管不住骨子里那股浪荡公子的花心。

  一次,妻子说自己身体不舒服,而元稹毫不在意,照样和朋友出去喝酒。

  结果,韦丛病重未能及时医治,不久后去世,年仅27岁。

  公元809年,就是韦丛去世的当年。

  31岁的元稹升任监察御史,出使剑南。

  前脚他还因妻子的离世写下“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”,表示终身不会再娶。

  可转头就去追求当时的大才女薛涛。

  锦江滑腻蛾眉秀,幻出文君与薛涛。

  言语巧偷鹦鹉舌,文章分得凤凰毛。

  元稹的甜言蜜语再次攻陷薛涛,薛涛也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要和元稹长相厮守。

  但是几个月后,说是要回京复命的元稹,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再也没有回过剑南。

  深陷爱情漩涡的薛涛苦等多年,最后穿上道袍,孤独终老。

  鲁迅先生在《希望》中写道:“绝望之为虚妄,正与希望相同。”

  对于不懂得止损的人来说,希望最后带来的,就是绝望。

  公元823年,元稹被贬浙江绍兴,抛弃了薛涛,他又将当时名传天下的歌坛才女刘采春纳入府中。

  纵使共同生活了七年,可元稹升官之后,还是果断抛下刘采春,独自享受荣华富贵去了。

  最终,刘采春难解满腔的怨愤,投河自尽。

  哲学家说:“人生中90%的不幸,都是因为不甘心。”

  很多人觉得前面已经付出太多,一旦中断就会白白浪费;也怕重新出发慌不择路,于是即使忍受巨大的痛苦也要选择盲从。

  如果崔双文最初没有选择放手,想必她的命运也不会比薛涛和刘采春好多少。

  人这一辈子,犯错不可怕,怕的是一错再错。

  学会及时止损,是对自己最基本的尊重。

  03

  让自己活得更好,是最狠的报复。

  和元稹毅然决然分手的崔双文,后来怎么样了?

  她不仅遇到了自己对的人,还拥有着一段让人艳羡不已的婚姻。

  一次,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嫉妒心,眼见崔双文和丈夫琴瑟和谐,元稹竟然大模大样地跑到崔双文的夫家,以表兄的名义堂而皇之的上门求见。

  当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《莺莺传》更是让元崔二人名声大噪。

  但是崔双文的丈夫表示很淡定,不仅热情款待了元稹,还让妻子和元稹见了面。

  这不仅展现出一个君子的风度,更重要的是对妻子最大的信任。

  可见崔双文的归宿,比起那些和元稹纠缠不清的女子不知要幸福多少倍。

  人生有聚有散,有很多人都是生命里的过客,该来的总是会来,该走的迟早会走。

  不好吃的东西,不必吃完;不对等的感情,也不必强求。

  成年人的所有结局,都是一种自我选择。

  崔双文没有因为一次的爱情不幸,就丧失了对美好人生的追求。

  当最初的爱情化为泡影,崔双文自是不免心伤,但她不挽留,不强求,挥一挥衣袖,潇洒转身,另择良人,最终寻找到了自己的下一站。

  人这辈子有很多种可能,美好的事情终归是有的,坚贞的爱情也终将遇到,但前提条件是你首先要勇于告别过去。

  命运只会馈赠那些敢于当机立断,开始新生活的人。

  让自己活得更好,才是最狠的报复。

  04

  及时止损,是一个女人最高级的自律。

  崔双文和元稹的那次会面,还有一段插曲。

  元稹三翻四次前来骚扰,崔双文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。

  几次三番遭到拒绝之后,元稹居然表现得特别失落,特别怨恨。

  崔双文就写了首诗给他:

  弃置今何道,当时且自亲。

  还将旧时意,怜取眼前人。

  当时抛弃我了,现在有什么好说的,回去好好对你老婆吧。

  可谓是拿得起放得下,从此和元稹一刀两断。

  陈寅恪先生曾对元稹有“巧婚”、“巧宦”的评价,称其“岂其多情哉?实多诈而已矣。”

  此一语,道破了元稹渣男的本质。

  公元831年,一生都将事业和爱情当做晋升筹码经营的元稹,暴卒于武昌军节度使任所,终年53岁,疑是服食丹药中毒身亡。

  而崔双文却在遥远的故乡,虽然生活平淡,却和爱人携手到白头。

  懂得及时止损,是一个女人最高级的自律。

  当你能够坚定自己的意愿,勇于放弃固有的安全感,关注自我成长,才算真正的成熟。

  《小王子》里说:“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,这才使你的玫瑰如此重要。”

  但现实是,玫瑰很多,你不甘心的只是你自己的付出。

  别对爱情失望,更别对这个世界失望,人生就是这样,这一路上的风景有好有坏。

  成年人应该学会自律,不该有的感情要收起来,好好生活,好好爱自己。

文章标题: 崔莺莺并不爱张生:这才是女人最狠的报复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yjpeixun.com/article-95-222460-0.html
文章标签:不爱  报复  莺莺
Top